以最大限度地抑制滥输液所带来的危害性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04日

  0 1周婶,年六十余,有高血压及心律不齐病史,右上腹痛多日,B超诊断为胆囊炎。患者要求输液治疗,用左氧氟沙星注射液0.4克,大于2小时输完,身体无殊。第二天患者要求上门输注,笔者上门输注调速正常后回卫生室,半小时后其家属急匆匆赶来喊笔者说这药输注后胸闷难受,大汗淋漓!笔者赶紧到患者家,只见0.4克的左氧氟沙星注射液已输完,患者半坐卧床上,全身连头发都汗淌如雨淋,面色苍白无神,自诉这药输注后不久就胸闷难受如濒死感,出了一身冷汗后才舒服点,自言刚从鬼门关过来。经问询,原来笔者输注调匀滴速走后,其丈夫私自放大了输液滴速,原本输2小时现半小时就快速滴完了。这是一起典型的有心律不齐病史者,在快速输注左氧氟沙星注射液后,所引起的心脏负荷过重的不良反应,严重者会导致心源性猝死。 0 2

  从以上二例笔者亲自经历过输左氧氟沙星注射液所致的濒死及晕厥反应,都是在输注速度偏快及患者不排除有心源性基础疾病。故左氧氟沙星注射液的用药禁忌症中虽然没有心源性疾病的说明,但是对于有心源性疾病患者的应用左氧氟沙星注射液还应慎之又慎,应在有条件的监测下缓慢滴注。

  从分享的视频中可以看到当患者猝死时,医生多次在进行心肺复苏急救及护士在右脚穿刺开放静脉通道,但是很可惜,虽然经过了多方抢救,还是没有挽救患者的生命!

  左氧氟沙星注射液作为广谱抗生素及不用做皮试规定,故在临床上应用非常广泛。而该案例中输注左氧氟沙星针2分钟就猝不及防地死亡的时间差推断,是否属于药物过敏反应所致死亡尚待司法介入及医疗鉴定。

  但是由于长期以来,有一些人一有小病就输液以求好得快的潜意识中,形成了对输液的依赖性。故虽然各大医院地对于门诊输液严控后,一些个体诊所与村卫生室为了输液的利益,成为输液的灰色地带,由于缺乏必要的病情评估手段与急救设备,使近年来输液出事案件频发。

  方某,女,35岁,咳嗽多日后输左氧氟沙星注射液抗感染治疗,开始半小时缓慢滴注,无殊。而笔者稍开快滴速几分钟后就说胸闷难受,赶快关掉输液阀,而患者就脸色发白悄无声息地晕厥了。笔者顺势把其平卧放在床上,解开纽扣与皮带,指尖强刺激人中及合谷、内关计二分钟后,患者长长舒了一口气,才苏醒过来无恙。否认为心脏病史,但是时常伴心悸,没有系统检查过。

  据统计,自2014年安徽省首先提出“尽可能减少不必要静脉输液””,并确定53种无需输液治疗的常见病、多发病以来,已有至少12个省份发布相应文件,取消或限制门诊输液范围从基层医疗机构到三级以上不等,为的就是推崇“服药不打针,打针不输液”的用药原则,以最大限度地抑制滥输液所带来的危害性。

  以上这位29岁女性患者输液时不幸猝死的案例,足以看到输液的危险性,特别是抢救设施落后的基层,我们乡村医生还是应该牢牢掌握住“少输液”与“不输液”这条红线。

  任何药物的过敏后死亡都有一段很明显的过程及症状,从药物进入血液循环后所产生一系列过敏症状,主要表现有皮肤反应如瘙痒,皮疹、继而出现喉头水肿及呼吸困难,引发窒息而死亡。这种渐进式的药物过敏反应,一般都是大于短短2分钟就猝死的时间段。那么除了过敏致死外,左氧氟沙星注射液在输注时还可能存在哪些猝死原因呢?

  笔者作为一名在基层从业廿年余医疗工作的乡村医生,在乡村医疗一体化前,曾经记忆欲新地发生过二例输左氧氟沙星注射液引起的不良反应事件。

  近日,有村医爆料了村医输液出大事了:湖南省茶陵一乡村医生给一女病人(输液),(病人只有)29岁,第一瓶输左氧氟沙星,打开调速器输液不到2分钟出现不

(编辑:admin)
  • 上一篇:你开了
  • 下一篇:没有了
http://apps4adv.com/aoxiaoshi/638.html